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文艺

天兰老人话天兰

2019-07-11 08:07:02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州

每天傍晚时分,夕阳余辉中的天乐苑小区,总见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,在女儿的搀扶下缓缓散步。老人双目失明,父女俩步履缓慢。我见了老人总会陪他聊上一会儿。老人问我:“你是谁呀?”我回答:“张福平。”“哦,你是写段志的小张埃”我们走走停停,聊聊说说。他是90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、天(水)兰(州)铁路老人杜连甲。他说,现在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,但天兰铁路的70年沧桑巨变,他历历在目。

杜连甲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初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修筑天兰铁路时期,经历了兰新铁路创业发展时期,又见证了原郑州铁路局天水铁路分局、原天水铁路局的初期管理及原兰州铁路局的历史,目睹、经历、参与了西北铁路几十年的发展,是真正的天兰老人。

杜连甲于1945年3月参加铁路工作,考入济南铁路大厂当学徒。5个月后日本投降,国民党派员接收了铁路大厂。1948年济南解放,铁路大厂回到人民手中。1951年底,21岁的杜连甲响应国家支援西北铁路建设的号召,积极报名,投身到西部开发建设的大军之中,和大厂10多名有志青年来到天水,进入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北道埠机务段,当起了机车检修钳工。

老人双耳稍微失聪,但思维清晰。他操着济南口音大声对我说:“那年岁末,我们来到天水时,机务段去人到火车站迎接,领我们到机务段。机务段那时非常简陋,但有王世泰题词的‘兰局机务第一段’非常鼓舞士气。段里的任务,一是保障机车质量,修好火车头,二是为天兰铁路筑路运送工程路料。我们进机务段头天晚上睡在一处临时帐篷里,每人发两根枕木,并起来当床,上面铺个草苫子,再铺上我们自带的被褥。夜里听着外面呼叫的西北风,我们度过了扎根大西北的头一个夜晚。”

“还有天兰铁路上跑的机车,各种型号的蒸汽机车我都修过。”说到这里,老人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。“我在天水机务段工作几十年,修过各种中外蒸汽机车,有日本的蒸汽机车系列,有德国的、荷兰的,还有前苏联的,再就是后来国产的解放型、建设型、上游型、人民型、前进型机车。”老人如数家珍地说。“1956年5月,我们第一包修组还荣获铁道部授予的‘先进包修组’称号,那真是光荣埃我在机务段当过工长、领工员、技术员、工程师、工厂主任、计量主任、设备主任。”此时,老人略带遗憾地说,“我退休时,天兰既有线电气化改造通车,国产电力机车韶山1型、韶山3型没修过。我们当年机车检修是包修制,现在是‘长交路、集中修’,省人工省机车,好1

提起现在的火车速度,我们的记忆一下子又被拉回到了当年。杜连甲不无感慨地说道,西北解放前,铁路仅通到天水,当时还是“三天塌方、两天掉道”的情况。临解放前半年多,火车彻底不通了,连在建的天水、兰州铁路也早早停工了。当年,他们一群热血青年从济南来天水,先坐客车到宝鸡,再换乘西干局开行的客货混编零担车。从宝鸡到天水,他们走了两天一夜。1952年9月30日上午,天兰铁路通车时,在天水站召开的3万人庆典大会上,他们精检细修的火车头担当首趟庆典列车牵引,火车单程就要跑30多个小时。后来几十年间,铁路改道,火车多次提速,天兰铁路单线变双线,压缩到现在4个来小时。“现在我的眼睛看不见了,但耳朵还能听见。我经常听广播,孩子们扶我出来散步遛弯,我经常和退休的老伙计们聊天。现在,宝兰高铁开通,天水到兰州只要一个半小时。天水到宝鸡,40多分钟,你说快不快。”他自豪地说。“快,中国速度,快1我回答说。

“我们赶上好时代了。”杜连甲老人说,“当年和我一起支援西北的工友们,很多人都不在了。我要好好活着,享受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新生活。”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

河北快3 www.hsysgs.com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江西快3 吉林快3-官方网站 北京快3 彩票联盟 北京快3 传奇私服 <佛坪县>| <东山县>| <鹤庆县>| <平山县>| <云梦县>| <定陶县>| <出国>| <五常市>| <弋阳县>| <枣强县>| <贵定县>| <阳西县>| <成武县>| <双峰县>| <东兴市>| <柏乡县>| <陵水>| <称多县>| <永德县>| <巴林左旗>|